天使投资人戴志康:我想做的不是一个投资人是一个探索人的人

伯乐创投 2019/08/09 09:57

过去的一年,对戴志康来说是大丰收的一年,在“Dizcuz! 创始人”“25岁身家过亿的创业者”这些标签之后,他的成绩成就了另一个身份——获得超级回报的天使投资人。

他所投公司中的两家同时在2013年完成“成人礼”:博雅互动的上市,使戴志康获得近1000倍的账面回报,也使他几乎完成了众多天使投资人们的终极梦想——投出一家上市公司。另一家公司、《小小帝国》开发商壳木软件被A股上市公司神州泰岳收购,戴志康2年前投资的50万元人民币将变成5000万元。他投资的其他一些项目也已顺利拿到下一轮融资,涨势喜人。

在天使投资领域,论财务自由度,戴志康的天使启动资金只有区区100万元;论资源,他在互联网行业的江湖地位远不如经营多年的其他大佬。

他说自己在做一个试验。“我其实一直在试一个东西,就是早期项目投资的成功概率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。”他甚至说,“我想做的就不是一个投资人,而是一个探索人的人,投资只是一个形式而已。”

戴志康的投资哲学与自己的经历两相印照,又与所投企业交替生长。在戴志康身上,无论对于项目、还是他自身,“找”和“我”两个字都显得很像——与其说他在找创业者,不如说是在找自己。

敢把100万元存款掰成两半,全投出去按照最初的规划,戴志康希望能在35岁退休,以后做天使投资人。但他实际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间比计划几乎提前了10年。最初的投资也很有点懵懵懂懂的感觉。

2007年,周鸿祎拉着戴志康一起投资博雅互动,前者是Dizcuz! 的天使投资人,戴志康自此一脚迈进了天使投资领域。那时,他26岁,能用于投资的资金一共只有100万元人民币。

刚接触到博雅互动创始人张伟时,戴志康并没有提起太大兴趣。“这就是一个屌丝啊,做了这么多年也没做成什么,挺失败的。”但因为周鸿祎的积极撮合,戴志康决定试试看。

那一年,除了博雅,戴志康还想投资另外一个项目。这个项目是他公司的一位前部门经理创办的,用他的话说,完全是投的“小情小爱”,属于友情支持。这个项目后来失败了。

当时,戴志康问周鸿祎:“能不能把和博雅谈好的200万投资变为100万,咱俩各投50万?”他的“小算盘”是,这样他就能分出50万元投另外那个项目。他也想借此考验一下张伟判断价值的能力。张伟最终经受了这个考验,接受了资金减半的投资。

2010年,康盛被腾讯收购之前,戴志康远没有达到财务自由。康盛当时账上的现金总额还不到2000万元,戴志康每月工资2万元,过着“地主家也缺余粮”的日子。2011年,博雅拿到A轮投资之后,戴志康才有了退出、套现的机会。

但张伟对戴志康说:“支付给周总2000万元之后,如果你再套现的话,公司现金就不多了。”戴志康只好“再等一等吧”。以致2013年博雅上市,无奈“坚持”下带来的高回报,被戴志康称为“运气”。

事实上,戴志康是在2011年才开始每周拿出半天或一天的时间来接触项目的。与创业者的接触,大多先从他的自我介绍开始。当天使投资人戴志康还没有足够说服力的时候,创业者戴志康成为他的敲门砖。

戴志康年少成名。他在大学时期开发出Discuz!,20岁时创办康盛创想。2005年,Discuz!就成为社区软件领域的老大,几年之后康盛也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社区平台和服务提供商,并在2010年被腾讯以数千万美金的高价收购。这些经历让他成为国内“80后”创业的标志性人物,但这个名气只限于互联网圈。

看人三要素

“人看好了,做面包店也行。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。”戴志康说,他主要看人的三样东西:坚守创业本心的能力、快速转身的能力、与自我意识对话的能力。

“我现在差不多10分钟就能做决策。”在戴志康看来,创业者需要一个内在目标的支撑,像公司怎么能有质变?下一个革命性的迭代是什么?怎样抓住用户心理,用户的痛点是什么?如何才能把用户需求痛点转化成产品能力?等等。在内在目标之下,才能走得长远。创业过程中遇到的焦虑、疑惑、恐惧,其实都是因为把外在东西当目标,比如谁认不认可你、别人怎么评价你、赚了多少钱之类。

根据戴志康的经验,能坚守创业理念的人并不多。“优秀的创业者有一个最鲜明的特征,在和投资人说话的时候,不是在迎合对方,比如猜测投资人的喜好,想着该怎么说、怎么做投资人才是满意的。”

而不迎合是什么状态呢?他想起自己面对投资人时候的心态——就是要做这个东西,不管你投不投我。很单纯、投入地在讲自己的产品,为什么要这么做,还要怎么改进。还特别自信,坚信会有很多用户喜欢。“我觉得这不是固执,而是一种坚持。”

就是凭着这一点,让戴志康对最初完全看不上的张伟开始产生好感。“信念无所谓对错,张伟当时做的产品,从市场角度可能是对的,也可能是错的,但是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坚守信念的的能力。”

而李毅在做《小小帝国》之前已经做了12款游戏,到做《小小帝国》时,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这款游戏的开发上。戴志康认为这是一个质变,因为他的目标变了,不是做一堆东西放到市场上看哪个能火,而是不管火不火,就要做自己心中想要的好产品。这个内在目标定下来之后,就会自然而然坚持去做了,这与外界的打击是没有关系的。

作为投资人,除了需要有能力发现这种坚持,还要尽可能保证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不偏离这一点初心。戴志康的方法就是,剖开表象让创业者面对自我,让其和自己的意识对话,这与伯乐创投筛选优秀创业者不谋而合。

投当年的自己

到目前为止,戴志康已经投资的十多个项目,成功率大概50%。“回顾一下,我凡是投人的其实都成了。我现在投资更多的是看人。我的目标就是发现2001年到2005年之间的我。”

那个阶段的戴志康是这样一种状态:没钱、没经验,还在屌丝创业阶段;目标远大但迟迟难以突破,在外界看来就是一个卖软件的小公司;除了在站长圈子,并不被广泛关注。当时最大的财富是:一颗自认为纯粹的创业本心。

其实,不仅是创业初期,学生时代的戴志康就一直处在一种不被认可的状态中。因为痴迷电脑编程,初中时他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,身边的家长都认为他不务正业,有的甚至还当面这样说。上大学时,他受过三次纪律处分,15门功课不过关。但他对于外界的评价很没感觉,因为“相当长的时间里,我的身体是一个学生,但内心是一个程序员”。

很长一段时间,他只能自己一个人面对创业的艰难,无人问津。面对这个处境,戴志康倒是很有点耿耿于怀。“周鸿祎在2005年发现了我,这个时间如果能提前,我应该成长得快很多。”

这给戴志康带来的挫败感更多是对自身价值的认知。“我遇到极大的挫折、挑战也没有放弃,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个挺牛的人,但是为什么老是没有人发现我?”所以,他现在做天使投资的一个信念和伯乐创投一样是:关键是要找到未来的千里马,而不是现在的千里马。

当年自己创业时,戴志康琢磨很多问题,比如创业是什么?创业跟创业者是什么关系?他得出了两个结论:第一,其实首先是人成长了,业务才会自然随之成长。而非业务成长了,人再跟着成长。第二,选择大于努力,而且比努力重要太多了。就像自己当初退学,从哈尔滨跑到北京来创业,为什么创业初期相当长的时间没有招人,将产品先免费又收费,然后又免费、做开源,等等,这些选择后来实际上起到了改变命运的作用。

所以,找树苗,不看表面的东西,而是看未来。“那时我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失败者,但内心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成功者。就像曼德拉、肖申克,他们身在监狱里,但他们内心不是萎靡,而是坚强的。所以我要找的人,是那种内在是一个成功者,只是当时从外在看起来还不是的人。”

戴志康从所投创业者身上,多多少少都能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
公众号二维码图片

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了解更多

抢投热线:010-62878599

商务合作:13521701741

伯乐创投公众号二维码图片 关注公众号
伯乐创投APP下载二维码图片 下载APP